文昌校区
电话:5622739
中北校区
电话:13378519585
市南校区
电话:18984326785
白云校区
电话:4604553
招生校长热线
电话:13308503085

参赛作品

作者:刘易    学校:四川省遂宁高级实验学校    时间:2014-06-11 22:41:37
 囚      
             四川省遂宁高级实验学校 高2016级11班    刘易
  
                                  楔 子
  人是一只被关在时间的怪圈里的野兽,生来就无法摆脱被求的厄运。在我跌进湖底时深邃冗长的黑暗向我袭来,将我团团围住只令我窒息得无法动弹。时间的铁索没有一丝怠慢地勒进我的肉体,血液与灵魂,活生生地把我拖进四四方方的盒子。我匍匐在盒子的边缘只为寻找一个时间的出口,无奈撕不破一道口子来解脱倒带。此时记忆深处汹涌澎湃的暗潮正将我湮灭,我永远无法明白时间的气泡囚禁我的缘由?
                                  Start
  湖还在沉睡,湖面上的小舟也还在沉睡,银子的湖面还是一如既往地静得波澜不惊。

                                 Part  1
  田曾,我一直的好朋友。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为什么如此水乳交融?时间让我们上辈子相遇又别离而今生今世来重逢。我们像极了时间手中的玻璃球,它一个趔趄我们就落地分开,向黑暗里闪现白光的野兽的眼睛,无论如何也无法看见彼此。
  从上辈子起我俩就爱上了湖蓝色的水,他说:“我们是一出生就与水结下不解之缘的鱼,水是我们的宿命。”现在想想,才发现他说的是那么正确。
                                 Part  2
  春天暧昧的气息还未远去,夏天聒噪的味儿已悄然来临,夏始春余的缝隙处满是闷热。那片湖,那片我们整日咀嚼着晨曦嗅着夕阳余辉踏过的湖的沙滩正是一处天然避暑地。
  夜晚鱼跃湖底的画面满布我眼帘,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只听见时间的长河缓缓汇入湖底的声音,我正是长河里的一条鱼,随着长河而流逝。时间故意放慢了脚步。阳光慢吞吞地爬上了树梢,我乘风飞奔着往田曾家跑,眼角的树木像幻灯片一样播放。我使尽浑身解数地跑,却始终跑不过时间跑不到尽头。
  还未望见沙滩,远远的风就携着软软的沙子味儿蔓延过来,在凉风的洗礼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明亮。湖边的温度是凉一些,尽管沙子烙得脚生疼。田曾抛下一句话就径直走向湖边,说:“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感觉真是好。”他捧着一捧湖蓝色的水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湖水是蓝色?因为蓝色是无拘无束,是自由。”他说话的时候眼眸仿佛变成了蓝色。
  快乐忘却疼痛,言语烟消云散。田曾把那捧水泼到了我身上,可我竟感觉不到一丝凉意。他冲着我挑衅叫嚣,而我当然不甘示弱,舀起水就往他身上泼,泼到精疲力竭就躺下等到体力恢复又泼,往复循环几次后冰凉像蚂蚁一样爬遍全身,这才觉得痛快淋漓。后来我俩都累瘫在了沙滩上,不知不觉竟睡到了黄昏。
  汇进湖底的时间的水飞快地旋转,升腾,不管太阳多么狂热。
  醒来,夜的帷幔渐渐拉开,黑色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将我们吸到胃里。田曾借着微光拾起一根木棒抛开一层层黄沙,插进黑乎乎的泥淖,撬出一抔抔泥巴,将拾来的贝壳和从家里偷来的泡泡糖埋进了坑里。他转过头来认真地对我说:“快许个愿吧!听说很灵的。”我虽然半信半疑很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我瞥了他一眼,没想到我俩竟说出了一模一样的愿望。我们相视一笑,我想我们的关系这正是如此,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便能穿透对方的心。
  最后的最后,我们才伴着星光依依不舍地回家。
                                 Part  3
  阴暗的路上没有一丝光亮,家里却是灯火明亮。我猜是爸爸妈妈为我准备了让我大快朵颐的饕餮大餐。
  刚踏上门槛,妈妈的呵斥就滔滔不绝地袭来。她斥问我去了哪里并嚷着我跪下,而我任凭她的口沫横飞也装聋作哑。妈妈火冒三丈地揪住我的耳朵说:“翅膀硬了管不了了是吧?我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过你别去玩水你偏不听,隔壁李大妈都告到家里来了,看你还怎么狡辩。”我像个被针扎了的气球一下子就嫣儿了,低声地说:“为什么不能去又淹不死人?我这不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吗?”听我这么一说爸爸也恼羞成怒地抄起家什就往我身上抽。他边说边打:等你淹死就信了,等你淹死就信了。”回身飘荡在屋子里,灯光打在惨白的墙壁上。
  我痛得在地上直打滚,泪水与鼻涕水混了一身,可板子一刻也没离开过。田曾也哭了,哭得泪流满面,我俩的泪水打湿了整个屋子。在一旁的田曾哗的一下便推开我爸的板子扑到我身上替我挡住了鞭笞。我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或许他看不下去我所受的痛楚。
  打着打着,田父田母叮叮咚咚地赶了过来。我和田曾吓得缩到一推抱成了一团,没想到颇有君子风度的田父只淡淡地说:“打也打了,痛也痛了,该长记性了。”“老田——”爸爸无奈的说。
  爸爸看在老朋友的面上这才作罢,后来我们还是被关了好几天禁闭。
                                 Part  4
  时间翻飞到盛夏。
  热腾腾的潮湿气味儿涂在滚烫的脸蛋上,湿漉漉的,叫我好不想去轻吻那平静的湖面去抚摸柔软的温凉。
  这一丝温凉牵引我与田曾再一次来到泛出白光的沙滩。沙滩上一片狼藉,田曾曾埋下的贝壳和泡泡糖没有生气地躺在地上,像是在诉苦。我大声地嚷着,而田曾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低头沉默。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滑落而下,直到落地粉身碎骨。尽管这样我还是捡起泡泡糖分成两半又将其中一半与贝壳一并交到了他手中,我俩都吃着泡泡糖笑了。我想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泡泡糖。
  真希望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
  “咕噜咕噜——”湖里时不时冒出泡泡,宛若要将所有的东西带走。
   田曾已经在湖里游了几个来回了,还向我炫耀他获得的战利品——螃蟹。我总是喜欢逞强好胜不管做什么事,经过几番胡乱摸索后我终于得到梦寐以求螃蟹,只顾欢呼雀跃的我一个踉跄就跌进了湖里。
  死亡来临的瞬间是多么令人可怕。死亡来临时恐惧袭遍全身,像打碎的花瓶碎了一地,我甚至还没做好准备来迎接这一场惊心动魄的盛宴。
  我呼喊田曾名字,可一张开嘴水就蜂拥而至地往我嘴里窜;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挣扎着活下去,可越挣扎越沦陷;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心里呼之欲出却又呼之不得的感觉久久萦绕。我已不再徒劳挣扎,只等着死亡的来临。我心想也许我真的是鱼,湖就是我的宿命。
  我绝望地望向田曾。他仿若电杆一样杵在那里,脸蛋发紫,眉目紧锁,嘴唇发白。白质的阳光将他的眼泪蒸化为挂在眼角和额角的白玉珠子,宛如逝者发白的眼球。
  起风了,将白絮挥洒得满天飞舞,我沉到了湖底。
                                 Part  5
  我就这样深深的坠入湖底,没有言语,没有哭闹,更没有一丝疼痛。时间的网子抛向我,不管我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束缚。我在时间的网子里坠落,坠落,坠落到光亮越来越少,坠落到时间的尽头。
  时间终于舍得放慢脚步让我和田曾享受这一场盛宴。田曾傻站在原地,眼里露出些我从未见过的神色。时间之花开到凋零后,田曾走了,融进了沉沉的黑暗,我想他不会再回来了。
  夜空中最亮的两颗星也黯淡下来。
  远处的白光快速地移动,直直地朝湖边射来。栉风沐雨在外的爸爸也连夜赶了回来,爸爸妈妈与消防兵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湖边,爸爸纵身一跃便跳进了黑灯瞎火的湖里摸寻,却不知纵使你千回百转的寻找也寻不出被时间死死摁在湖底的我。消防兵又是撒网又是派潜水员却也扑了个空。见爸爸与消防兵都不见着落,妈妈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她哐的一声便跪在了地上仰天长啸:“老天爷啊,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你要带走我儿子?他才小学六年级,他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想等着去实现。你要带他走不如把我也带走算了。”说着便往湖里跳,还好爸爸把她拦在了半路。
  田父田母也来了,唯独不见田曾。田父田母跪在了妈妈面前任凭她咒骂厮打也一丝不吭,他们脸上满是愧疚与自责。爸爸撩下一句话就和哭哭啼啼的妈妈走了。“当初叫你别袒护他们你偏不,现在好了,你满意了?你我二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那夜,爸爸妈妈等到人烟渐去后又回到了湖边。等你淹死就信了,等你淹死就信了,回声回旋在爸爸耳边。他抱着妈妈哭了,哭得歇斯底里,那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吧。爸爸妈妈在湖边守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我浮起才带着我离开。
  他们说,我浮起时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手里捏着个螃蟹死死不放。
                                Part  6
  你端了个蛋糕来到湖边,说我妈妈为我做了好多爱吃的菜。田曾,穿着我俩一起买的湖蓝T恤;挂着那个不会绽放的贝壳;踏着我以前踏过的雪泥鸿爪。走到曾经埋藏梦想的地方放下了蛋糕并在上面插了12支蜡烛,蜡烛刚点燃风就掌灭,执拗的你反复几次才放弃。你双手合十唱了一首我从未听过的《记惦》。
                            梨花谢了再开
                            鸿雁秋去春来
                            花落几枝悲哀?
                            雁落断了念爱
                            时间带走你容颜
                            画面定格在昨天
                            回忆已漫漶泛滥
                            泪眼朦胧了视线
                            梨花不会再开
                            鸿雁不再回来
                            揶揄我怯弱
                            只记一句
                            记一句记惦
  “你未完成的梦想我替你实现,你未看过的湖蓝大海我替你看,如果有下辈子我们再也不做鱼了。”你大声地哭了出来。
  蜡烛重新点燃,燃得多么热烈,烛泪不停地往外溢。
                             Part  7
  后来,我才听路过湖边的人说,我死的那晚田曾被打的得下不了床又被关了好多天。
  时间的桎梏永远将我摁在了湖底,我像只被网住的野兽,摆脱不了束缚。我穿上了时间这件衣服,再也脱不下来了。时间永远不会倒带回流,时间不会允许我们重逢,时间不会因为一个人而驻足。我想我与田曾都是被囚在时间的长河里的鱼。
                             End
  湖是在沉睡,连同湖面上的小舟也在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