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5B66%u5458%u4F73%u4F5C > 成人写作

冰心和她的散文《霞》

作者: 所读学校: 浏览次数:4888
 

冰心和她的散文《霞》

    晚年的冰心仍旧保持了她对自然的挚爱和对人生的美好感受。但毕竟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雨路程,冰心对生活的理解更为深沉。1985年,她写了一篇名为《霞》的散文,表现了对人生况味的深刻体察:

  霞,是我的老朋友了!我童年在海边、在山上,她是   我的最熟悉最美丽的小伙伴,她每早每晚都在光明中和我说早上好明天见。但我直到几十年以后,才体会到云彩更多,霞光才愈美丽。从云翳中外露的霞光,才是璀璨多彩的。
  生命中不是只有快乐,也不是只有痛苦,快乐和痛苦是相生相成、互相衬托的。
  快乐是一抹微云,痛苦是压城的乌云,这不同的云彩,在你生命的天边重叠着,在
夕阳无限好的时候,就给你造成一个美丽的黄昏。一个生命会到了只是近黄昏的时节,落霞也许会使人留恋,惆怅。但人类的生命是永不止息的。地球不停地绕着太阳自转。东方不亮西方亮,我窗前的晚霞,正向美国东岸的慰冰湖上走去……

  在这里,冰心把快乐比作一抹微云,把痛苦比作压城的乌云,说它们相生相成、互相衬托,共同构成了生命的美丽的黄昏。这就使她的作品不再停留在以往那种纯理想主义的诗美人生的追求上,而直面生活的多种色调,正视人生的痛苦。与悲观主义者不同的是,在冰心的世界中,痛苦亦成为人生的一种景象,成为美丽人生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这种体验意味着冰心正不断走向深邃。
  冰心散文以文字的典雅、思想的纯洁率真、感情的纤细幽深打动读者。而最属于她个人的、最能显示她艺术个性的还是她唱出的动人的爱的颂歌。她用艺术拥抱人生,她的作品的意蕴正是其人生的意蕴。她从现实人事的种种纠葛烦恼中超越出来,而乐于从总体上品尝人生况味。把自然人生化,使之有了可触摸的实质性的生命;把母爱、童真作为体认人生美好底蕴的一条通道。她含着微笑看人生,相信能引导人们向善  向美。母爱、童贞、自然,这三者构成了她爱的世界。她赞美母爱,曾深情地说,这样浓深,这般沉挚,开天辟地的爱情啊!愿天下一切有知,都来颂赞!”她认定,母爱可以引导人类走向新的文明,靠着它,便能建造一个个个自由、个个平等的世界;她赞美童贞,描绘儿童稚气娇憨的情态,欣赏他们的智慧聪颖。她觉得,大人的世界充满互相残杀、争权夺利,而儿童的世界是纯真无邪、互爱互怜的,她多么希望人类能再观这美好的童年;同样,冰心倾心自然也表现了一种追寻,希望在自然的清新里,平息人间的恶斗,融化人类的怨嗔。为此,她常常徜徉于大自然,流连忘返,与大海为友,与湖泊作伴。春风、秋云、碎雪、微雨、明月、星晨,无不倾注她美好的情思和善良的祝愿。她对人类的光明前景充满信心。她希望人们真挚地去爱、去共同创造理想的社会,理想的人生。
  茅盾在《冰心论》中说:  “在所有五四期的作家中,只有冰心女士最属于她自己。是的,冰心属于她自己,她的独特性恰恰在于她以艺术的形式表现了一种本原性的追问和解答,她执著探究的是那个概念化、对象化之前的本真的、活生生的世界,她属于历史,也属于今天,更属于不老的散文天地。